作者:焦茂实

一个多月没听到胖子他叔叔的消息,原本我们还想帮忙,却因为在于老那里学本事而耽搁了下来。“跑路了,上个月走的。好像说是去内蒙先躲一阵子,上礼拜还有几个红毛子到我家来呢。不过我爷爷把家里放着的日本佐官刀一亮,红毛子也不敢乱来。这次珠子大哥来上海,咱们再找个机会探一探宣明寺,弄点宝贝出来。”

作者:蒋飞掣

林昆淡定的点点头,那态度就好像是在说:“就我踢的,怎么着吧?”